麻豆传媒林予曦是台湾人吗

小杜哥的崛起理所应当。

他是有真本事的,之前只不过在家里被耽误了,再加上现在这个年代顺风赶潮,机会满满。但凡踏实做事,基本都会成功……

如今有这种成就简直再自然不过了。

白珊珊想了想,她对豪华写真倒没有特殊的想法,只是纳闷的问道:

“思雨,为什么那个摄影师专门送你一套豪华写真?”

陈思雨理所当然的说道:“难道不是因为我在空间给他宣传了吗?”

“咱们学校多少学姐学妹啊,都是我介绍过去的。”

“是这样吗?”

白珊珊总觉得不对。

陈思雨却点头:“就是这样啊。”

想了想又说道:“嗯……应该也不是。”

丁薇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有没有爱上我?

却见陈思雨笑得相当得意:“估计还是感谢我那天帮他吵架,给家里人一顿批判呀……太爽了。”

唉。

跟丁薇做朋友,就是这点不好,她太佛系了,感觉好像什么事都无所谓一样。

搞得自己吵架都好像没个正当理由,人生简直毫无乐趣。

现在当了网店的老板,为了“和气生财”这四个字,有时候上去做客服还要忍气吞声,就郑明河遇到那个猥琐男人的事情,倘若那天客服是她……

看她不把那个猥琐男喷成对穿肠!

到底老话为什么要说“和气生财”呀?

遇到这种客人,难道不应该大棍子打出去吗?

想不通。

——就很气。

……

说到这里,丁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你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有没有打算招人啊?”

陈思雨犹豫一下。

“那什么……我跟你说,你可不要说出去啊。”

“我觉得郑明河他们干得特别开心,而且他们也很有效率,现在除了打包发货的时候需要请个临时工来帮帮忙,其他时候根本没必要。”

她琢磨着:“而且我现在工资已经开得很高了,你觉得他们能一直干下去吗?”

不说别的,最起码撑到大四啊。

丁薇正准备说话,手机却叮的一声。

她打开一看,是步明发来的短信。

“我觉得很合适,就这么决定吧。什么时候签合同?”

……

陈思雨好奇地凑过来。

“你这是什么表情?谁发短信了?”

丁薇把手机合上,这会看着她,干咳一声。

“那什么……之前没来得及跟你讲,我觉得你需要招人了。”

陈思雨:……???

“我不需要呀。”

“不,你需要。”

丁薇冲她笑的眉眼弯弯。

“因为我开了个网站,把郑明河他们招过去了。”

陈思雨:……

“我们是好姐妹,你怎么可以这样挖我的墙角?太奸诈了。”

“这样的廉价工,还干得这么兢兢业业的员工……你知道多难找吗?”

丁薇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我也是请了兼职,但是奈何师兄们觉得精力跟不上,决定放弃工资更低的这边。”

陈思雨假模假样地抽泣一声:“那你给开多少工资啊?”

她滴滴咕咕:“都是兼职,我给三十块钱一天,不高吗?”

但是这话说出来,就连白珊珊也拿眼神瞅着她。

陈思雨的声音就渐渐小下去了。

好吧……还是有点低的。

“但是,但是以后会涨的嘛。”

……

资本家,妥妥的资本家。

“你觉得加班是福报吗?”

丁薇忍不住小声问道。

陈思雨惊讶的看着她。

“你在说什么呢?你觉得拖堂是福报吗?”

想想这个比喻又不太对,于是说道:

“员工给我加班,那肯定就是福报。你问这个干嘛鸭?”

“难道郑明河他们跟你说我坏话了?想涨工资就直接说嘛。”

就算不批准,也能给个准话呀。

陈思雨好郁闷。

听听这话说的……

丁薇简直无言以对。

她跳开这个话题,直接说道:“我开的兼职工资是三千一个月。”

“而且如果碰到加班的时候,还额外有奖金。”

比如突然要加急开发一个功能之类的……

……

三千一个月?

一天只肯给三十的陈思雨败退。

“好嘛,”她不满意的嘟嘟囔囔:“我一直都觉得中间商才是赚钱最快最轻松的,可我是中间商没错了,怎么感觉你不是呢?又买房子又开这么高的工资……”

丁薇笑了笑:“我开发的那个网站最近来了个投资,当然要多招些员工啦。”

“郑明河他们在系里实力出众,我觉得很合适啊。”

实力出众又没有到实习的时候,当然是很合适的。

毕竟现在网站和公司都还没走上正轨,但如果招那些想要稳定发展,一心想着大公司的大四学生们,就肯定不太合适了。

白姗姗正在往床上塞零食,这会儿忽然转过头来:

“薇薇,你说什么?谁给你投资了,你缺钱为什么不告诉我?”

丁薇:……

忘记了,这是个醋包。

她忍不住说道:“就很突然啊,我也没有想到。”

“你胡说!”白珊珊好郁闷:“你就是把我忘了,缺钱就一个电话的事啊。”

“可是人家投资了一千万呀。”

而白富美珊珊,如今零花钱一个月十万,多了是没有的。

白珊珊:……

哇的一声哭出来。

都怪哥哥。

都怪他不给自己买公司拍电视,不然现在电视卖出去了,她不就可以挣钱了吗?

原本只想着开心就好,可是现在来看,不赚到足够多的钱,连薇薇的事业都投资不了,那还有什么意义?

她伤心极了,手脚并用就往上铺爬去,而顺着掀开的床帐,丁薇却看到她枕头边上花花绿绿的包装,这会儿不由上前一步:

“珊珊,你不是说最近听话减肥吗?”

手往枕头底下一摸,锅巴卤鸡爪就出现了。

丁薇:……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白珊珊。

虽然是白富美,但在宿舍没有一点地位的珊珊只能哭丧着脸,接着重新把零食都掏出来。

一边掏一边还哀怨地说道:

“我都瘦两斤了呀,你不觉得我要被奖励一下吗?”

丁薇也是很人性化的。

“对一位脂肪肝的奖励来说,不然……你今晚多吃个苹果吧。”

白珊珊:……

输了。

这脆弱的姐妹情。

……

吕丽还没回宿舍。

虽然星期天她已经补考过了,但是这几天依旧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陈思雨听同学们说,她天天泡在图书馆呢。

“看来是想要加把劲,赶上学习进度了……”

同学们这么琢磨,陈思雨却觉得不对。

但是……

“宿舍只有我们三个人,多和谐。”

丁薇头也不抬。

“怎么可能,远香近臭听没听说过呀,亲姐妹之间还要有摩擦呢。”

“如果只有咱们三个人,说不定思雨你就又有吵架的机会了。”

陈思雨郁闷极了:

“看你说的,凭什么是我吵架呀,珊珊不会吵架吗?你不会吵架吗?”

她吵架还吵不过丁薇呢。

丁薇平时看着什么都不在意,却句句扎心,偏偏说话还含蓄的很,有时候都得反应一会儿才能明白她的意思……

这是啥?

老话不都说嘛,会咬人的……呸呸呸呸呸。

想到不合适的措辞,陈思雨有点羞愧。

但好在丁薇也并不知道,她这会赶紧转移话题道:

“对了,明天学生会检查卫生,丁薇你搞卫生的时候认真一点呀。”

丁薇探头赶紧看了看地面,这会儿好惆怅啊。

“那珊珊你晚上干的时候也要认真一点哦。”

白珊珊自然是认真的。

“我今天已经做过卫生了呀。”

丁薇:……

“唉,为什么轮到我的时候搞检查?虽然我觉得自己打扫还不错,但是这么一来压力就挺大的。”

好在明大如今检查卫生的制度倒还没那么严格,也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残留垃圾,以及边角没弄干净的地方。

总体来说,不像后世有些地方:床上不能有人,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

……

陈思雨却是摩拳擦掌。

“吕丽反正已经考过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我都得提醒她,早起奋斗可以,但宿舍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宿舍,凭什么她动作那么响,非把咱们都弄醒了。”

她还观察过好几天了,就是故意的!

洗个脸水龙头放的哗啦啦的,关门时还会发出砰的一声。

那天隔壁周雪梅还在问她,宿舍谁一大早出去,关门那么响……

就很气啊!

一寸光阴一寸金。

睡觉的时间多么宝贵,不懂吗?

别说,让他们提前醒了半个小时,就是五分钟都不能忍。

要不是害怕这神经病考不好甩锅,陈思雨的四十米大刀已经磨了很久了。

……

白珊珊头也不抬:“你要这么说的话,她肯定又觉得你在针对她。”

“我就是在针对她呀。”

陈思雨叉腰。

“不服的话,自己不要做这些事啊。”

“她挂科又不是我害的,凭什么我们要被迫一大早跟着早起?”

话音未落,就见宿舍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

陈思雨吓了一跳。

看到吕丽阴沉沉的脸色,她根本不顾对方听没听到,反正她说的都是事实,这会儿赶紧说道:

“吕丽,宿舍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宿舍,明天早起的时候记得声音要轻一点,之前因为你要考试,我们都没说呢。”

吕丽的脸色更难看起来。

——陈思雨果然就是故意的。

她在针对自己,整个宿舍只有自己补考,至于还要特意点出来说吗?

她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接着就进卫生间里洗漱了,这会儿可不是早上,厕所的门摔得咣咣响。

听得陈思雨这就要撸袖子!

——怎么着?

跟老娘过不去?打量着我不敢撕呢!

刚准备动作,却见隔壁周雪梅敲了敲门。

“思雨,你有空吗?”

……

周雪梅是个很能打拼的女生。

她脾气好,耐心也足,甚至也很能豁得出去。

她家里给生活费也不高,就在学校里申请了贫困补贴,一边还开展小生意补贴自己。

从陈思雨手里接了租书的生意,和自己在做的零食日用品送货到上铺,每个月平均也能赚个一两百块钱。

倘若再把白珊珊的那些杂志转卖,又能再赚个一百块钱左右。

差不多是她生活费的一半了,周雪梅简直再满意不过。

……

现在,她已经完没有从家里拿生活费了。

不仅如此,学校的贫困补贴是五百元,完够她用了,自己做生意赚的钱都攒了起来。

这会儿找陈思雨,也是想要花钱的。

“我是看你店里卖的那些衣服都好好看,但是……

但是我不知道我穿着好不好,我看那上面写着可以退换货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思雨,你能不能让我试一下,好看了我就买下来,不好看的就不买。”

隔壁宿舍的,如果再特意去买了再退,这样反而更麻烦。

“这有什么呀?”

陈思雨掀开下铺的床罩。

“好多人都来这里试呢,我特意把衣服拿了一些挂在这里,你喜欢哪些直接试就行了。”

周雪梅高兴极了。

陈思雨做什么都是轰轰烈烈的。

她以前一直知道,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再说了,也有点舍不得花钱。

但是听同学们都在传,说陈思雨卖给学校的同学们价格很优惠,这才没忍住。

“那你们这会儿方便吗?我让宿舍里其他人都一起过来,他们也想买衣服。”

天气渐渐暖和,又恰逢新学期开始,大家也都想再置办些行头了。

不过陈思雨倒是没答应,反而直接把那些衣服取下来:

“你拿回你们宿舍去试吧,这些衣服每次回收我都检查过了,没有弄坏弄脏,试完了还回来就行。”

周雪梅抱着衣服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

被打了一岔,刚才想要开撕的心就莫名其妙消退了许多,吕丽已经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这会儿一边擦手,一边慢慢地说道:

“宿舍也不是某个人一个人的宿舍,做生意做的什么人都过来,乱糟糟的,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陈思雨:??!!!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见白珊珊从床帐里露出头来:

“可是你自己声音弄的那么大,吵大家睡觉。思雨却从来不让大家在熄灯打铃后过来,并且试衣服也都是带回自己宿舍……”

“你为什么还有脸说这些?为什么不道歉?”

“开学你的床板还是陈思雨帮你擦的呢。”

“不要脸。”

ko!

老实人说话,才最有杀伤力呢!

白珊珊这简简单单三个字,直接击退了吕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