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天成说道:“爷爷放心,艾伦功法对我来说是先天性功法,别人想要达到我的成就,几乎不可能。

虽然艾伦派招徒没有限制,愿进即可。可是,只有嫡系弟子才能得到我的指点。其他的,传授了艾伦功法,能修炼到什么程度,就看他们自己的悟性和际遇了。”

格列夫连忙问:“我能当嫡系弟子吗?”

谷天成摇头道:“嫡系弟子能当大汉的国主吗?”

格列夫迅速沮丧起来,“应该不能吧。”

谷天成拍拍格列夫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太灰心。咱们的关系毕竟不一般。再说,我能摆脱废灵体,还多靠了你那颗七品地元丹。我不会忘记的。修炼艾伦功法遇上瓶颈,我可以指点你一二,不会吝啬的。”

“不过,”谷天成话锋一转,“你能否加入艾伦派,是要看你这次的表现的。表现的好,那紫金葫芦我就不回收了,真个送给你了。”

格列夫又惊又喜,“需要我做什么?我怎么表现才能让你满意?”

谷天成说道:“我的底线你已经清楚了。如何与王国公会、佣兵公会和商业公会交涉,这其中就要多多倚仗你啦。”

格列夫连忙拍胸脯保证,“交给我,保证没问题!”

然后又小声问道:“那个艾伦功法?什么时候能传我?”

谷天成掏出一本小册子,交给格列夫,“这是修炼艾伦功法的基础心法,你先修炼着。有不明白的问慕琪姐姐就行。这部分,她足可以当你的老师。”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格列夫高兴的连连点头:“对啊,我还有个宝贝女儿呐。都忘了这茬了!”

谷天成连忙警告格列夫,休想在盖文·慕琪身上打什么主意。盖文·慕琪修炼的,是适合她自己的艾伦功法,未必就适合格列夫。

格列夫连连点头,这其中的干系他懂。功法向来是各大家族的最大机密,谷天成肯拿出来传授他,他已经心满意足,当然不会再心生别的什么歪念头。

格列夫拿到功法,诸事不顾,连跟谷阳明和谷天成打招呼的礼节都忘却了,抬起屁股就走。

谷阳明拉着谷天成则进入他的领域内,他有话要对谷天成说。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谷天成对爷爷没什么隐瞒,当即把虎皇阶的事告诉了谷阳明,然后说道:“赤焰虎能够修炼出皇阶,人类历史上肯定也能。皇阶对闪灵大陆的灵气环境是巨大的破坏,所以皇阶寻求其他的灵力来源是肯定的。

从乔安娜的故事中可以知道,赤焰虎世界里的那些皇阶发明了血脉传承和信仰传承。我想人类世界应该也是大同小异。

按照这个理论看过去,通灵殿和七大公会的很多事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释。所以我认为这应该就是事实。

艾伦功法是艾伦的残魂结合现在的人类修灵情况自行琢磨出来的。以艾伦的位阶,不可能受血脉传承和信仰传承的束缚。因为艾伦修炼的功法,就不带血脉传承和信仰传承的暗门。所以艾伦功法一定也没有。

再看事实,我的那些同学修习艾伦功法,都在很短的时间内晋阶至圣阶。这说明圣阶对于上古人类来说并不是难以企及的高度。现在的人类之所以迟迟突破不了圣阶,不是现在的人不行,而是留传下来的功法不行。

我用人性推测通灵殿和七大公会,他们如果了解血脉传承和信仰传承的秘密,一定不会甘心受通灵神压榨。一定会想方设法摆脱通灵神的控制。重塑功法体系就是釜底抽薪的做法。

所以艾伦功法对他们来说才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谷阳明显然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听谷天成说了这些,并没有流漏出多少惊讶的意思,而是看着谷天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知道你触犯了通灵殿的大忌吗?通灵殿要杀你,易如反掌。”

谷天成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大神使对我的态度那么矛盾,见到我总会给我各种好处;背地里却又对我小动作不断。我想,大神使应该也是处于矛盾当中吧。

身为通灵神信仰的守护者,大神使家族应该是从通灵神那里得到好处的。他不想失去那些好处,而且,我想通灵神一定对大神使也有一切控制手段,这些都确保大神使不得不为通灵神卖命。

可是另一方面,大神使肯定也是渴望突破圣阶的。毕竟圣阶并不能让人类大幅度提高寿命,而且也无法应付一切高阶魔兽的威胁。若能突破圣阶,不仅寿命能够大大延长,还能去一些原本是禁区的地方,从而得到更多的修灵资源。”

谷阳明说道:“你分析的固然没错。可是,你若是想通过艾伦派急于将艾伦功法传播出去,通灵神一定会降下神谕。一旦惊动了通灵神,通灵殿和七大公会只能联合起来绞杀你。就算是你奶奶,也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谷天成惊呀的看着爷爷,“通灵神的神谕?爷爷,你好像对此很清楚似的。以前怎么从没听你说过呢?”

谷阳明叹口气,“我毕竟有个大神使家族的夫人,大神使家族的秘密,我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谷天成精神一震,“那你快说说,大神使从通灵神那里得到什么好处?他们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如何联系?”

谷阳明呵呵一笑,“小家伙的问题还真不少。大神使从通灵神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大预言术就是那个好处。

之前你就问过我,为什么大神使的大预言术消耗的是生命力,不是灵力。当时我含糊过去,没有回答你,现在我告诉你,因为大预言术根本就不是什么功法,而是通灵神的神技!只有被通灵神认可,传输神力的人,才能修习大预言术。”

“大预言术以时间为武器,确实没人能够抵挡。”虽然谷天成很想爷爷一下子全说完,但大预言术对谷天成实在太过吸引,谷天成实在不想话题很快跳走,所以迫不及待的出口了,“但大预言术消耗生命力,既然是神技,这个缺陷也太明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