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新抱起乔婉夏,拉上木白和青青,面色凝重:“我去救他们。”

“乔婉夏!”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乔婉夏大惊失色:“是朝来!”

叶新瞬移到华大树家,在三楼房间窗户口,看到挥手的乔朝来:“姐姐。”

四层的楼房,正往下塌去。

站在窗户口的乔朝来,回望,看到昏迷的乔学凡,随着楼房一起塌下去,惊恐嘶喊:“大哥!”

叶新打起泡沫包围乔婉夏三人,自己瞬移进房间,一手抓住昏迷的乔学凡,一手抓住乔朝来,瞬移出房间。

用泡沫包裹住二人,又朝别的尖叫的村民们飞去。

包围在泡沫中的乔婉夏几人,看着华家村倒塌。

“姐姐,这是怎么回事?”乔朝来脸色都吓白了。

乔婉夏含着泪,看着倒塌的房屋,砸在已奔跑出来的村民身上,把他掩埋下去。

她摇头流泪道:“我不知道。”

文艺森女气质女孩

木白沉声道:“我们就是站在那里,然后一阵地动山摇,就这样了。”

青青抓紧木白的手,轻声道:“我不知怎么救他们,对不起。”

“不是的错。”木白道,“这是天灾,不必自责。”

这话让竹青青有些许安慰,她是蛇妖没错,可是没有人教她,在这种地震中,要怎么救人?

何况,她也不会如叶新那般飞,她只能游,可地面正在塌陷,她要怎么游?

叶新每救出一个人来,就打一个泡沫,包裹着他们扔向半空。

他的动作很快,乔婉夏等人就看到一个泡沫,接着一个泡沫飞向天空中。

里面的人,都是还有气的,哪怕失去了一条腿的人,也在泡沫里躺着。

华家村人早已死了一半,还有一半人在山洞里,叶新救的都是在家里的老弱妇孺。

再加上他的动作很快,真正被伤到的也没多少人。

救完华家村的人,叶新去了隔壁村。

一个泡沫接着一个泡沫飞上天空,眨眼间,地震还在摇摆,天上却已经漂满了泡沫。

十几分钟后,地面停止震动,飘浮在泡沫里的人,看着曾经美好的家园,此时一片狼藉,都不由嚎啕大哭。

哪怕叶新速度再快,他也只能救完损和眼睛看到的人,那些被压在下面的人,他没有去救。

因为救被压在房子下面的人所花的时间,他可以救十几个屋外的人。

周边八个村子的人,他都救了。

叶新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被毁于一旦的家园,眉头紧拧,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地震?

而且,这毫无预兆的地震,只波及了这八个村子?

别的村,站在抖动的地面上,看着前方村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倒塌,惨叫声响彻,他们的脚都是抖动。

而后,他们看到惊世骇俗的一幕。

一个个泡沫自村子里漂浮起来,每一个泡沫里都有人。

泡沫就这样漂浮在高过大树高过楼房的高空中。

这神奇一幕,让众人惊愕不已,也无法解释。

一切恢复宁静后,看看前方的一片废墟,再看看身后的一片盛世,真是一个人间,一个地狱。

老人们在那喊着:“这是得罪了天爷啊,老天爷啊,哪个那么狠心啊……”

“爷爷,别喊了,老天爷他听不见!”

“们快看!”

站在高处的人们,朝八个村子望去,看到倒塌成废墟的八个村子,同一时间朝地底下沉下去。

这一幕,让那些想要去救援的人,看的脚都软了。

太可怕了,这若是他们去救人,岂不是也要沉入地底下去?

泡沫里的乔婉夏,看着村子轰轰往地下沉去,惊的捂唇流泪。

这地面好似破了一个洞,就这样把八个村子给吞了。

漂浮在半空中的人,看着黑漆漆的地洞,个个害怕不已。

然,就在这时,黑漆漆的地洞,突然红光一闪。

随后,一道红色火焰冲天而起,高达数十丈高,朝泡沫群袭去。

众人吓的惊恐尖叫。

自地底下喷起的火,那定是岩浆火无疑,这若是被喷着,必死无疑。

幸好,他们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

泡沫哪怕被红火焰包围,里面的人也没感觉到一点温度,刚才是什么样,此时还是什么样。

大家一边跪求老天保佑,一边感谢泡沫所带来的安全。

乔婉夏惊讶的望向叶新,只一个眼神,不需要言语,叶新就知晓她问的是什么。

叶新传音给她:“我灵力所造的东西,除非神品,否则,不怕!”

只有神品才能破坏的东西,这简直就是宝贝中的大宝贝!

乔婉夏笑了,冲着叶新九十度鞠躬!

感谢他救了大家!

木白和青青也给叶新鞠躬!

乔朝来也给叶新鞠躬,感谢救命之恩!

其他望向这边的人,也给叶新鞠躬!

慢慢的,所有在泡沫里的人,都给叶新鞠躬!

感谢救命之恩!

这个鞠躬,叶新受得!

前来准备营救的营救队,看到八个村子被吞,地面又冒出红火,吓得立即往回跑,全身冷汗涔涔。

这天灾不是他们对抗衡的。

又是一波火焰升空,这次的火焰不是红色,而是橙色,中间隐约的还带有白色火焰。

泡沫中的众人,惊恐不已,他们没听到叶新对乔婉夏说的话,不知道这个泡沫不会破。

他们看着越升越高的火焰,惊恐不已,生怕火焰把泡沫给烧了。

此时,他们在天上,脚下是冒着火焰的空洞,这若是掉下去,死无全尸!

地面营救不行,直身机上线,哒哒哒的开来,并且有现场直播。

所有人都在关注这次突如其来,没有预兆的地震,电视手机电脑全部都在报道。

众人自现场直播中,看到飘浮在空中泡沫里的人,都庆幸他们还活着,又担心他们会掉下去。

突然,一道橙色火焰自地底下往上涌,突的升高几十米,眼看就要烧到直升机时,一道泡沫打来,包住直身机。

与此同时,火焰到达,把直身机淹没。

所有人惊呼出声,胆小的捂眼不敢看,胆大的在祈祷。

火焰落下,露出被泡沫包裹的直升机,众人高吊的心,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直升机里的人,齐齐抹汗,不敢动了。

然而,直播还是好的,他把这里的画面,直播给所有人观看。

红通通的岩浆,一波又一波的翻涌着,喷射着。

喷的低的岩浆只有几米,喷的高的岩浆有百米高。

而这个百米,正是泡沫漂浮的地方。

观看直播的人,齐吊着心看向岩浆,惊恐不已的和家人讨厌:“这么大一个岩浆洞,那我们是不是要搬离村子?”

“不知道。”

“就算是上面不让咱们搬,咱们也要搬,这离咱们太近了,就在咱们隔壁村,我可不敢再在这里住。”

“对啊,这些岩浆是活的,万一朝咱们这里流来,我们大家哪有他们幸运,全部有泡沫包着漂在空中,怕到时咱们都变成了岩浆!”

至此,网上的人,就搬离村子和不搬离村子开启投票。

搬离村子的人数,占了七成,不搬离村子的人占了三成。

上面的人也紧急讨论,此等从未出现过的难题,要他们如何解决?

难而,刚坐下还没讨论,直播中突然抖出了一个惊人的画面。

“岩浆有东西在翻滚!”

所有人都沸腾了,瞪大眼,齐齐盯着直播画面。

橙色的岩浆里,一股又一股岩浆喷涌出,可以很清淅的看到,岩浆里有一个东西在翻滚。

乔婉夏在这个翻滚东西的正上空,她瞪大双眸望向岩浆里的不知物,惊愕道:“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