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太乙道君与蔺如的谈话,秦轩心头也微微颤动着,低着头,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蔺氏被灭亡,这笔账,一定要找天极剑派算清楚。

此时太乙道君目光忽然转向秦轩,苍老的容颜上露出一抹惊艳之色,微笑着道:“听说东皇小友在黄泉路中有着极其不凡的表现,刚才又在最后一刻从九门天罡阵中走出,可谓有史以来第一人,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前辈客气了。”秦轩抱拳道,语气谦逊,这在他看来,的确算不了什么。

桓昊在一旁听到太乙道君对秦轩的评价,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一丝嫉妒之意。

师尊对此人的评价,未免有些高了。

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这么说,难道东皇煜比他还要更出众吗?

他虽然也承认秦轩做到的几件事情都令人震惊,但仅凭这几件事便断言秦轩实力非凡,或许,有些太果断了。

实力,还是要通过战斗来验证最好。

“前辈,我带东皇煜前来,便是想谈一谈此事,如果有必要的话,希望到时太乙仙阁之人能与东皇煜联手,结成联盟,这样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蔺如开口说道。

“联手?”周围太乙仙阁的弟子听到此话,脸色皆都忍不住一变,让他们和东皇煜联手?

桓昊闻言眼眸中射出一道锋芒,这和之前师尊的说法,可是大为不同。

美女演驿夜的钢琴曲图片

师尊让他们如果有机会,可以庇护东皇煜,而蔺如此刻却称让他们联手,仿佛,将秦轩摆在和他们同等的位置。

将一位皇者人物与一整个势力的天骄相提并论,这合适吗?

蔺如,是太高估东皇煜了,还是轻视他们太乙仙阁弟子?

在蔺如说完那句话后,秦轩便感知到周围许多人的神色都发生了变化,看向他的目光隐隐有一些不善,似乎并不愿意和他联手。

就连圣子桓昊,也是如此。

不过太乙道君却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他神色凝滞了下,随后点头道:“这提议倒是不错,只是东皇小友只身一人,若和太乙仙阁结成联盟,怕是要面对太乙仙阁的敌人,要提前做好准备啊!”

太乙道君目光看向秦轩笑着道,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秦轩正欲开口回应,这时蔺如率先开口道:“既如此,此事到时候便再行商议,我这便带他过去了。”

“一路保重。”太乙道君面色凝重的道。

于是蔺如便带着秦轩离开了,路上,秦轩心中有些不解,向蔺如传音问道:“蔺大哥刚才为何不让我说话?”

“纵然太乙道君愿意联手,但其他弟子明显不愿,强求的话,未免会让他人看轻我们,认为我们为求自保,不得已才依附于他们。”蔺如淡淡回应道,脸色平静无比,别人的想法他倒不是很在意,然而,他却不容许东皇煜遭受这样的对待。

身为东皇氏之人,东皇煜当有他自己的骄傲,绝不容践踏。

听完蔺如的解释,秦轩心头猛地一颤,神色震动。

蔺大哥,是为了他才那样做的。

随即他脚步停顿在那,抬起头,目光凝视着眼前的高大身影,神色感激的道:“多谢蔺大哥为我考虑。”

蔺如也注视着秦轩,随后淡淡开口道:“如今蔺氏虽只剩下我一人,但我依旧能代表蔺氏,你是我带来参加试炼之战的,便也算是我蔺氏之人,我这也是为蔺氏的颜面着想,你不必感谢我。”

秦轩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他知道蔺大哥是故意这样说的,让他心里好受一些,不会对蔺大哥太过感激。

然而,蔺大哥未免也太小看他了。

此时,紫霄宫所在山峰上,青炎将一位青年人物引至紫霄宫主的面前,抱拳道:“宫主,这便是我上次向您提起之人,玄月岛千琴山琴竹。”

紫霄宫主听到此话,目光不由移向琴竹,那双璀璨若星辰般的眼眸中露出一丝异色,开口道:“青炎对你的评价很高,称你在我紫霄宫年轻一代中,也有一席之地。”

“是青炎前辈谬赞了,晚辈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琴竹躬身道,语气很谦逊,气度翩翩。

见琴竹不骄不躁,紫霄宫主目光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点头道:“不错,若此次表现尚可,便入紫霄宫修行吧。”

此话落下,琴竹眼眸不由一闪,只是加入紫霄宫修行吗?

他的野心,可不止于此。

然而琴竹却不会将自己的野心轻易表现出来,在紫霄宫主说完此话后,他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欣喜之色,抬头看了紫霄宫主一眼,再度躬身道:“多谢宫主成!”

仿佛,他感到受宠若惊。

“行了,下去吧。”紫霄宫主挥了挥手,目光又望向别处。

青炎见状,脸色不由变得有些尴尬,他自然看出来了,宫主似乎对琴竹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随意敷衍了几句,便打发了。

琴竹神色僵硬了下,又朝青炎一拜,便转身朝人群后方走去。

他脸上看似没有太大的波动,然而没有人察觉到,他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锋利之色,似蕴藏绝世之锋芒。

他一定会向所有人证明他的实力。

云皇朝所在山峰,云飞扬看了一眼蔺如所在山峰,目光在秦轩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即对着云遥开口道:“尽量不要与那人过早地交锋,此人的实力,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兄长的意思是,他隐藏了实力?”云遥神色一震,也看了一眼秦轩,的确,从第一次遇见东皇煜到现在,对方已经做出不少令人惊叹的事情了。

如果没隐藏实力,谁信?

“只是感觉此人有些深藏不露,不知深浅,你先不要与他交锋,让其他人去试探,这样更安一些。”云飞扬再度开口道,他实则有些不放心云遥的实力,怕云遥因为私愤找秦轩报仇,最后反被对方击败,那便前功尽弃了。

云遥听到云飞扬的话语,轻轻点了点头,然而心中却隐隐有些不甘,他如何听不出来,云飞扬这是对他实力的不信任。

又过了一些时刻,始帝身形一闪,来到剑龙山脉正中心之处,目光扫过周围的浩瀚人群,朗声开口道:“接下来便是此次试炼之战决赛,登龙门,此一战将决定最终的名次,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一道道自信无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出,只见许多天骄眼眸中充斥着神采,意气风发,仿佛迫不及待想要在此刻绽放自己的光芒。

黄泉路和生死门,都不在世人的目光注视下进行,纵然个人表现再出众,世人也看不到。

但登龙门中发生的一切,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楚,而且,谁强谁弱,一看便知。

这样的舞台,对于那些对自身实力充满自信的天骄而言,无疑是他们最渴望的,期望大展身手,一飞冲天。

“始帝,祭出龙门吧。”天狼王看向始帝开口道,眼神中有着一丝期待之色,似乎也等不及了。

始帝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都等不及了么,然而最终的冠军,却依旧是他无始宫的。

只见始帝神色肃穆,衣袖挥动,一道神光自袖袍中飞射而出,射向高空之上,随即迎风暴涨,轰然间放大无数倍,竟化作一头银色巨龙翱翔于空,一股磅礴无比的大道威压扩散开来,镇压无尽区域。

在那银色巨龙身躯之上,像是有无数道可怕剑气流转着,璀璨的剑光闪耀间,释放出令人心悸的气息,远远望去,它如同一柄锋利无双的银色巨剑般,欲刺穿这片天穹。

这头银龙,实则便是一柄剑所化。

“吼!”一道低沉的啸声传出,银龙身躯颤动,庞大的身躯横亘于虚空之上,散发出无尽的威严,令人望而生畏,心生恐惧。

“那便是剑龙吗?”无数人仰着头凝望着上空的银龙,心头狂颤不止,这片山脉被称为剑龙山脉,而在上空飞翔的银色巨龙,便是剑龙!

“其他八座圣岛,也有类似的圣器吗?”秦轩目光凝视着上空的剑龙,忽然开口说了声。

他这句话,显然是对蔺如说的。

而蔺如听到这话神色不由一愣,有些惊愕的看向秦轩:“你能看出来那是一件圣器?”

秦轩目光闪烁了下,笑道:“猜的,我想这剑龙应该是西华圣君留下来的,而西华圣君那等绝世人物,绝不会将寻常法器放在龙脉中,因此才猜是圣器。”

“聪明。”蔺如目光颇为赞赏的看了秦轩一眼,随即解释道:“不错,这剑龙乃是圣器所化,当年西华圣君将手中的九件圣器埋入龙脉之中,作为试炼之战的第三关,后来各大势力占据了龙脉,便也将圣器占为己有。”

秦轩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那华天殿之下,是否也有圣器?”

“华天殿是主战场,西华圣君亲自坐镇,便没有埋圣器。”蔺如回应道,他目光忽然变得古怪了几分,他怎么感觉,这小子似乎对华天殿尤为关注。

华天殿虽然被毁灭了,但却是西华圣君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意义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