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们自己刻制的灵源装备,与矮人作品相比,品质有很大差距。但是,从此之后,市面上的四阶灵源装备价格,再没有超过十万金币过。而且,有钱就能买到,再不存在有价无市的情况。

如果这个故事尚不能让大家警醒,大家可以再去翻看一下通灵殿的历史,通灵殿自己撰写的历史。虽然经过删减,美化,但里面充斥着的血腥还是无法掩盖。原本的闪灵大陆,多神并存,人们可以自由选择信仰,以信仰为基础的宗教很多,彼此之间一直相安无事。

但通灵殿成立后,却先后发动多次所谓的神圣战争,消灭其他宗教,消除其他神祗的信仰。直到现在,通灵殿还有多处纪念这些战争的遗迹和神殿存在。

通过这些战争,通灵殿成功将闪灵大陆变为通灵神一家独大,宗教也只剩下通灵殿一家。

然后发生了什么?别的不说,大家都知道的神佑税出现了。此前多神时代,何曾听说过神佑税,为了扩大神的影响,普世众生倒是非常常见,史书中也有记载。

各大公会也有经营税,但与神佑税有根本区别。你缴纳了经营税,就被允许经营相应的商业赚钱,可你缴纳了神佑税,得到了什么?信仰通灵神的权利吗?

我现在可以设想,如果让通灵殿进一步统一了学院公会,统一了各大公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统大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首先,通灵殿不需要那么多修灵人了,再也不可能人人无限制的修灵了。要修灵,得到通灵殿的同意才行。当前存在的强大世家,自然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家传心法、战技必须上缴,否则,下场跟历史上的各大宗教,此前的公会一样,归于毁灭。

这样,只有通灵殿的人才可以无限制的修灵,就能确保通灵殿始终统治闪灵大陆。

这样的大陆,当然是通灵殿希望得到并在力争取的。但他是各大公会、世家希望的大陆吗?是普通百姓希望生活的大陆吗?

现在的通灵殿虽然跋扈,却还讲理,那是因为有联合公会的存在。如果让通灵殿进一步消灭了联合公会,通灵殿还会如此‘温顺’吗?”

谷天成听得心悦诚服,不断点头。羊舍恭的话确实解答了谷天成心中的疑惑。他同时发现,前世的一些经验,在这里同样适用:无论什么领域,什么行业,最好不要存在独家垄断的情况,那样就能造成权力过于集中,而权力集中就会造成腐败、寻租等现象出现。

通灵殿一家独大,整个闪灵大陆只有一个高高在上的通灵神,但通灵殿却远没有做到垄断大陆修灵业的地步,因为各大世家、公会同样拥有强大的力量。世家多半避世不出,对通灵殿的影响不大,但各大公会却成立了联合公会,实力丝毫不弱于通灵殿。正是有联合公会的存在,才有现在闪灵大陆修灵界欣欣尚荣的景象。正如羊舍恭所言,一旦真让通灵殿吞掉联合公会,那修灵就会成为通灵殿的私产,普通人再也不能无所顾忌的随便修灵了。

文艺范少女长发披肩优雅气质户外迷人写真图片

谷天成有前世经验的底子,羊舍恭的话当然一点就通,理解上没什么困难。但谷天成观察周围的人,不仅是学生,就连那些大人,也多半一脸的迷惑,显然并没有听懂。

谷天成不禁开始考虑:羊舍恭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要跟大家讲述这些大道理呢?这些道理,显然只要高层少数知道就够了。难道羊舍恭要煽动大家,跟随爱华学院一起跟通灵殿作对吗?

今天来的人,多是各家女眷,大事上是不由她们做主的。就算是她们能够做主,跟通灵殿作对,也不是能随便拍板的。

而且,公开学院与通灵殿的矛盾,还会在学生和家长中间造成恐慌情绪,对学院招生和维稳工作十分不利。

这些弊端,自己一个“十八岁”心智的人都能想到,羊舍恭身居高位多年,能看不到吗?

果然,马上有人担忧的发问:“既然学院要跟通灵殿作战,那孩子留在学院不是太危险了吗?”

羊舍恭微笑:“大家爱子心切,不希望孩子在学院有任何风险。在保护学生的安方面,我们学院的心情,与各位家长是一致的。学院这次作出与通灵殿死磕到底的决定,出发点也是为了学生在学院的安考虑。

通灵殿实在太强大了,若通灵殿凭借强大实力肆意破坏规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整个大陆都要遭殃。

所以这次,学院宁可遭受重大损失也要跟通灵殿要说法,就是要让通灵殿知道这么一点:不遵守规矩得到的东西,远比他破坏规矩造成的损失要小!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约束到通灵殿的行动,不会再因为高层之间的矛盾,让无辜的学生受到伤害。

爱华学院要做到这点,肯定要付出比通灵殿更大的代价。但这个代价再大,在学院看来也是值得的。因为学院存在的根基,就在于在座各位学生家长都信任。你们相信我们能够帮助你们培养孩子,塑造孩子的将来。若学院连学生的安都无法保障,何谈信任?

但请

大家放心,学院与通灵殿的作战,是高层的交涉和交锋,学院不会派人到通灵殿的地盘砍杀无辜人,同样通灵殿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对学生下手。——若通灵殿真这么做了,引发的结果只有一个:通灵殿与联合公会的面大战。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羊舍恭的爆料,对众家长来说无啻于重磅炸弹。甚至那些痛失孩子的家长们,都暂时忘却了伤悲,有些魂不守舍的收拾孩子的物品,准备回家,商议如何面对。

龙云走过来,很绅士的向存弟和念弟打过招呼,然后给了谷天成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多次帮助我家龙神。尤其这次,若是没有你,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谷天成的脑袋此时被羊舍恭的话占据着,满脑子想着与通灵殿闹翻之后的各种可能,看到龙云如此“镇定”,不禁羡慕道:“到底是世家,刚才副校长说的话,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龙云轻笑,凑到谷天成耳边,说道:“羊舍校长这是在危言耸听呢。与通灵殿交战,那可是大陆级别的大战!哪那么容易就爆发。通灵殿与公会之间冲突多了,比这次严重的也有不少,你见过哪次引发大战了?”

谷天成惊讶了,“那副校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龙云感慨道:“不是说给我们听的,——是说给那些死了孩子的家长们听的。——他们痛失爱子,沉浸在悲痛中,万一其中有人失去理智,做出冲动的举动,学院不仅要出面安抚,还会遭受财产、名誉上的各种损失,总之十分被动,里外不是人。

给他们爆个大料,强行转移他们的关注点,让他们只想到赶紧回家商议对策。学院方面来自学生家长的压力不就小多了吗?”

“可是,这样也只是缓解一时,家长们对学院的怨气和不满还是存在呀。”谷天成有些不解。

“这件事,客观理智的看,学院的错处不大,家长们回家冷静下来考虑清楚,自然就能想明白。但乍听到爱子惨死消息的家长们,却不会如此理智的考虑问题,他们只会迁怒于学院,没能保护好他们的孩子。——只要能够安然度过这个节骨眼,以后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都会指向真正的凶手,不会让学院背锅了。”

悦,悦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