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手机版 下载

“……先回去吧……明天看,再来看看……”

“……明天就腊三十了……”

夜幕将临,往西面斜去的落日已经沉入地平线,没了头顶上往下挥洒的阳光,高铁站前,广场上似乎在阵阵寒风下,愈加寒冷。

几排路灯挥洒着昏黄的灯光,勉强照亮着高铁站前广场,高铁站里,也已经亮起灯,往外映着些灯火。

站前广场外的道路上,拥堵着的车辆已经渐少,重新恢复了畅通。

广场边,流动着的小吃摊贩已经换了几批,还摆着不少摊位。

广场上,还有不少人,或是将装着些行李的大包小包放在地上,坐在编织口袋上,朝着亮起灯火的高铁站里望着,或是紧攥着手机,车票,不时朝着车站里望望,又不时低下头看看手里的车票,手机。或是各自说着话,却说着说着,又朝着高铁站里抬头望望。

盏盏昏黄的路灯下,广场边上的一处处摊位上,还升腾着热气,摊位后的摊主已经清闲下来些。

昏黄的灯火下,映着一道道,或坐或站,或望或埋头,或提着行李,步伐有些慢的,离开高铁站,或在阵阵寒风下,裹紧着衣裳,跺着脚,望着高铁站出站口的一道道身影。

寒风扰动着一道道身影的衣襟,似乎也晃动着昏黄灯光映在地上的影子。

一对靠在一起,将编制放在地上,手里还抱着个小些口袋,坐在编制袋上的夫妇中,男人再望了望高铁站后,站起了身,

女人跟着,也站起了起来,

清纯美女吊带裙居家私房唯美写真

“……我们已经一年都没过去了……”

女人出声再说了句,眼眶一下就红了。

男人沉默了下来。

阵阵寒风将两人的话在这安静的广场上带的更远了些,边上一个个还未离开的人,各自也有些沉默。

“……明天再过来看看吧。”

男人沉默了会儿,只是再说了句,又再沉默了下来,提起了编织口袋,

女人眼眶愈红,也没再说话,只是回头望了望还亮着灯的高铁站,也提起了另一个袋子。

似乎是提着的袋子有些沉重,男人和女人的步伐有些缓慢,不时回过头再朝着高铁站回头望望,渐渐身影走远。

……

“……师傅,岭北那边的雪停了吗?”

靠近着高铁站入站口边,一个将行李靠在高铁站边的中年女人,有些粗糙的脸上冻得有些发红,搓了搓脸,赔笑着,询问着高铁站入口的工作人员,

旁边,同样行李就放在旁边的些人,也朝着工作人员望了过去,

那工作人员转过头,望了望身前这些还等着的人,沉默了下,摇了摇头,

“……还没有,按现在的天气预告说,还得要两三个小时雪才能小些……”

说了句,那工作人员又再停顿了下,还是接着出声说道,

“……那边已经在尽量调集更多的人手想办法,抢修抢通……不过那边还在下暴雪,就是对着雪抢通……也是一段刚清了,后面又埋上雪了……封的铁路路段也很长,雪停了,按那边的情况,恐怕也要……今晚到明天恐怕都不行……要是隔着不是很远……还能想想其他法子的话,你们还是想想其他法子吧……”

说着话,那工作人员又渐渐止住了声,没再接着说下去。

要是真隔着近,真有其他办法,这些人也不会在高铁站前待到这会儿了。

听着工作人员的话,旁边些人或是眼底再黯淡了些,或是沉默了阵,提着行李,挪着有些重的脚,往着高铁站外缓缓离开。

……

“……娃那边说,还不知道要多久……”

“……走了,先回去吧。”

一对老夫妇站在高铁站外,再望了望高铁站里,

“……回去先把些腊鸡腊肉泡上,明天好煮……说不准明天铁路就通了,娃就回来了……得先准备上……”

夫妇中的老太太说着,脚步快了些,老人点了点头,也没说话。

……

夜色渐深,高铁站前,广场上,或是准备接回家的,或是准备回家的,驻足在高铁站前的人,又再渐渐离开了些,

或是提着行李,脚步缓慢,或是两手空空,却依旧边走边回头,似乎在等高铁站前的广播声再能响起,传出些不一样的通知来。

没了太多生意,高铁站前,广场边上的小吃摊主也再离开了些。

阵阵寒风拂过,广场上,似乎愈加寒冷,愈加安静,冷清,

只剩下些寒风呼啸着的声音响着。

广场上,那小女孩依旧站在原地,抿着嘴,朝着高铁站出口望着。

身侧,除了那隔着不远,望着一直没有上前的老人,已经没了其他人。

“……妈带着小仲还在屋里等着呢,都好几个月都没见到他了……上回回去,他都又再长高了……”

一对先前在高铁站入口边上等着的夫妇,提着两个编织袋的行李,往着高铁站外走着,

夫妇中的妇人眼眶红着,噙着泪水,带着些哭腔,说着,

“……明天就腊三十了,他们还在屋里等着呢……”

男人沉默着,一言不发,两人提着编织袋子,从那小女孩身侧走过,渐渐走远。

小女孩听着那妇人的话语声,转过头,望了望那对夫妇,抿了抿嘴,又再转回头去,垫着脚,朝着高铁站出口,如之前那样,目不转睛地望着。

……

高铁站前广场边,

廉歌静静看着广场上,小女孩,转过视线,再看了眼不远处那老人,

停顿了下,廉歌挪动着脚,朝着那小女孩走了过去。

走到那小女孩身侧不远,廉歌再停下了脚,看了眼旁边的小女孩,廉歌再转过视线,看着这冷清下来许多的站前广场上。

旁边,隔着不远,望着小女孩的那老人见廉歌朝小女孩走了过来,不禁往这侧挪了几步,再看了看,又再停下了脚,就站在小女孩不远处,望着小女孩。

看着高铁站前广场上,廉歌也没出声说什么,静静听着不时在耳边萦绕着的些话语声。

高铁站里,隔着有些久的时间,又一班列车到站,零星几个旅客在这站下车,从高铁站出站口一个个走了出来。

廉歌身侧,

阵阵寒风下,那小女孩愈加垫着脚,抬着头,朝着高铁站出口目不转睛地望着,一个人一个人的看了过去,似乎在寻找熟悉的面孔。

不知道是因为阵阵寒风,让小女孩有些冷,还是因为垫着脚的时间有些长了,小女孩浑身都有些发颤。

小女孩却没放下垫着的脚,依旧仰着头,浑身发颤着,朝着出站口张望着,似乎是种坚持,一直坚持到那出站口最后个乘客走出后,再没有人走出。

似乎是这样,她要等到的人,就会出现。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