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延枪不敌,被狂暴的灵气震飞出去,倒在地上鲜血吐了一摊。刚才的一招抽空了所有的灵气,很难再站起来,加上身上的伤势,令他倒地不起。

反观燕天来要好很多,仅仅退后了一步,嘴角流出淡淡血迹,基本没有大碍。

“相公!”

“爹!”

东方白身后的母女两人跑了过去,邓丽娟抱住夫君,泪眼婆娑,“相公,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别吓我啊。”

“爹!女儿不要你死,爹……”

“我没事,暂时死不了!”汪延枪气虚道,一开口又是一口鲜血。

伤势颇重啊!

燕天来看着小娟的身影,一时间痴了!她还是那么美丽,那么温柔,就连声音都是那么婉婉动听。

十几年了,她几乎没变!若是变了,也比以前好看了!在我心中不管她老到什么年纪,老到什么程度,小娟依旧最美。

过后,看到她对汪延枪还是如此痴情,他嫉妒了,真的很嫉妒。

杀了汪延枪的心更加坚定!他必须死,只要死了,小娟就能嫁给我了!

大眼睛美女唯美蕾丝裙复古写真

当年若没有汪延枪的出现,到了两年之后,小娟必然是我的。

一切的一切都被这个狗男人破坏了,不杀他不甘心,死都不甘心。

“汪延枪,是个男人别躲在女人身后,出来受死。”燕天来疯狂道。

“天来,你想做什么?难道真要破坏我的幸福吗?”邓丽娟站起来护在丈夫身前。

“幸福?嫁给我一样可以幸福,给你最好的,想要的一切我都想尽办法给你弄来!”

“不!你不懂!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懂感情!幸福不是物质,幸福是自己感受!心里始终装着那个人,时时刻刻想着他,有他在身边会感到快乐,感到高兴!我心里装的都是延枪,容不下第二个人。”

“现在我已是人妻,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现在过得很好,也很幸福。所以你放弃心中的仇恨吧,放过延枪吧,在心底我根本没爱过你。”

“我们只是朋友,只有兄妹之情,你……懂吗?”邓丽娟说着说着留下了晶莹眼泪。

“不!娶你是我毕生的梦想,谁也改变不了!当年若不是汪延枪出现,你嫁的人定然是我。这一点你难道能否认?当年说的话难道都是假的?”

好一个痴汉系列!

邓丽娟沉默了,若不是汪延枪,自己或许真的会嫁给燕天来。

世上有多少夫妻没有男女之情而成亲?有!太多太多!只是他们一生只能平平淡淡,或许一辈子体会不了情的滋味。

可天下没有如果,邓丽娟有选择,上天给她派来了汪延枪,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爱上了他,难道这不是缘分吗?

既然能选择心爱的人,为何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

……

“天来,你真的喜欢我吗?”邓丽娟问道。

“喜欢!”燕天来毫不犹豫道“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什么都可以。”

“既然喜欢,那你希望我一辈子都快快乐乐,幸福美满吗?”

“当然希望!”

“那你就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我现在就很幸福。”

“你……”燕天来气的说不出话来,“不!我一定要杀了汪延枪,一定!”

“十几年了,我整整隐忍了十几年,每一天都在激励自己,让自己不敢放松半刻修炼。目的就是杀了汪延枪,毁我一生的人,抢走你的人。”

“他不死,我不甘心!”

说到底,燕天来也是自私!强烈的占有欲而已!

人家说的很明白了,就是傻子也能理解,奈何他执迷不悟,也或许他十几年压抑的太厉害了吧!

不甘心,报仇的念头已深入骨髓,想让他一时放下,哪有那么容易。

“汪延枪,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出来受死!”燕天来情绪激动,已接近边缘暴走。

“想杀了我男人,就先杀了我吧!”邓丽娟刚烈道,随之闭上双眸。

“别逼我,别以为我不敢!”

“你敢,现在没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如果我丈夫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爱的人都不在了,难道要我孤独此生?天天犹如行尸走肉?如果是那样,我不如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他死了,你可以嫁给我!”

燕天来的梦还没有醒,真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嫁给你?呵呵!你是杀我夫君的凶手,你觉得可能吗?”邓丽娟冷笑道,此时他们之间的青梅竹马,之间的友情然不见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友情比家来的重要?

夫妻才是这一生最重要的人,也是相扶到老的人,仇人要杀丈夫或妻子,什么乱七八糟的情义还用顾忌?

“小娟你让开,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汪延枪晃晃悠悠站起来,目光坚定。

“爹!我不要你死,不要!”女人抱住父亲的大腿哭泣道。

“女儿,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男人就是死,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站在前面。爹无论如何,在我未死之前也会保护你娘俩。”汪延枪正色坚定道,颇有男人味。

“夫君!”

“让开!男人的事,女人少管!”

“不!我们乃是夫妻,死自然同穴。”

够痴情!人生得一此妻,夫复何求!

“你……你们!”燕天来看着他们撒狗粮,心都快气炸了。

越晒,心中越不是滋味。

于是一咬牙,一跺脚,手中弯刀朝汪延枪刺去。

“让开!”汪延枪不愧称为一个男人,一把将妻子和女儿推开。

弯刀挺进他的胸膛,鲜血顺着弯刀流下,滴滴答答,血不要命的流淌。

他没有躲,也躲不开,任由对方刺入。

“夫君!”

“爹!”母女两人大声喊道,撕心裂肺。

“哈哈哈,我终于杀了你,终于杀了你!”燕天来哈哈大笑,表情极为夸张。

“燕天来,你杀了我丈夫,我和你拼了。”邓丽娟捡起地上一根断枪,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

燕天来看到了,一介普通人的刺杀他怎会看不到?

可他没有躲,他不相信小娟会伤害他,不相信这个青梅竹马会忍心杀自己。

然而他错了,大错特错,当感觉到疼痛他才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真实。

第671燕天来之死!

,精彩免费!

第671燕天来之死!

“小娟,你居然会杀我……”燕天来不可置信道,口中流着淡淡血迹。

“你要杀我丈夫,对你只有恨,为何要留情面?从今以后咱们恩断义绝!谁也不认识谁!小时候我就当做认识了一条狗,一条狼,一条畜生!”邓丽娟说话极其难听,可谓句句扎心。

燕天来呵呵一笑,笑容中带着无上的苦楚。

我真的做错了吗?真的不该复仇?不该杀汪延枪?不该杀掉毁坏自己一生的人?

不!汪延枪就是该死,他今日必死!十几年的勤学苦练为了什么?没日没夜的受苦又是为了什么?一切还不是为了有一天能杀了汪延枪?

弯刀猛然抽出,再次向汪延枪的心脏刺去。

自己身上的枪头然不顾,也没有伤害邓丽娟一丝半毫,他只针对汪延枪!

“不……!”等弯刀刺向丈夫时,邓丽娟毅然决然的挡在身前。

弯刀距离她的致命之处停下,只有丝毫距离,很小很小。

燕天来舍不得下手,就算邓丽娟要杀他,他也下不去狠心。

爱已到骨子里,他真的下不去手,哪怕对方要置他死地,依旧放不下,舍不得!

“娘子,你让开!”身后的汪延枪虚弱开口道。

“不让,再刺一刀你会死的,真的会死的!”邓丽娟没有扭头,清泪一直不停的流淌,“燕天来,来吧!要杀就杀了我们夫妻二人,我和夫君一起死!”

“你真的心意已决?真的愿意陪着他一块死?”

“呵呵!我是他妻子,陪着他一起上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

“啊!!!”燕天来经受不了打击,弯刀向前捅进……

“嗤!”

邓丽娟身中一刀,只是这一刀并没有伤及要害,不在致命点。可见燕天来的心至今还是软的,还是留了流了一丝情念。

一意孤行的爱,孤注一掷!可到头来,人家心里根本没有你,也对你没有半点感觉。

三人之中最可怜的莫过于燕天来,人家两口子最少快乐的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死无遗憾。而他呢?又得到了什么?满腹的仇恨,满脑子的不甘与报仇!

“小娟,小娟!”汪延枪在后面抱住妻子。

感觉手上是血迹,心中的愤怒在一刻之间爆发。

“燕天来,你伤害了小娟,老子和你不共戴天。”汪延枪快速出击,一只大手朝着对方脑袋拍去。

汪天来此刻正在迷茫之际,他在思考自己的人生,思考自己的对与错,思考自己背负了这么多年仇恨到底值不值!

小娟能为那个男人去死,能替那个男人挡刀,能放下自己的性命。

而自己呢?自己在她眼里又算什么?狗屁不如?一无是处吗?什么都不是?

不!

无论怎样,都是汪延枪毁了自己的一生,他该死!!!

到了现在依旧执迷不悟,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也或许恨太深,心结难解!

就在这时,掌风而来。燕天来发现之时大吃一惊,脸色巨变,想躲开为时已晚。

“砰!”一掌狠狠的劈在他天灵盖上。

紧接又是一脚,原本插在身上的枪头,穿过身体,钉在远处的墙壁上。

死了!一时的大意和短路,导致了燕天来的死亡。

“你……你不得好死!师父见不到我回去,晚上会……杀过来……”燕天来没脑子习惯了,说这些干嘛?说了岂不是给别人逃跑的机会?

脑残加智障,没救了!

“小娟,你没事吧?”汪延枪担心道。

“相公,你呢?你没事吧?”

夫妻两个恩爱有加,谁也没顾上自己,反而问向了对方。

“你俩没有生命危险,一时半会死不了,只是身上的伤要好好养一段时日。”东方白此时开口道“给你们两颗丹药服下吧,也算本少在这住一宿的报答。”

东方白真不算小气,一顿饭,一夜住处居然给出了两颗三级圣丹。

汪延枪一眼识出丹药的级别,摆摆手道“公子使不得,我怎能要你报酬,再说这报酬也太大了,我夫妻二人承受不起。”

“快服下吧,伤势要紧。”

“这……”

“没事,丹药本少还有,并不算稀奇,江湖人不必拘泥小节,不然也太优柔寡断了。”东方白劝解道。

“好!今日赐药之恩我夫妻二人记下了,唯有来生再来报答。”

为什么说来生?汪延枪已有打算。

“爹!你和娘都没事了吧?”小女孩脆生生胆怯道,明显受了惊吓,美目中还净是泪痕,小脸吓的煞白。

“没事!爹和娘是这个世界上最长寿的人,死不了。”汪延枪将丹药喂到妻子口中一颗,自己也服下了一颗。

“太好了,都是那个大坏人伤了爹和娘,真是讨厌。”

……

大堂!

待汪延枪夫妇两人包扎好伤口之后,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东方白这才开口道“晚上燕天来的师父要来,你们现在解散庄内守卫,先出去躲上一躲吧。”

汪延枪低头深思,不知在想什么,抬起头眼中放射坚定神色,“不躲了!这里是我祖传之地,我不会轻易离开。”

“不躲难道等死?燕天来的修为已经达到半步灵帝,你已不是对手,他师父的境界可想而知,最少要比他高出很多,难道你有把握对付不成?”东方白反问道。

“没有!我汪延枪虽然修为平平,但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不会因为敌人强大而退缩,哪怕死也要死在自家祖地。”

“事情总不能躲一辈子,家都没有了,谈何落叶归根,又怎能对得起列祖列宗。”

好固执的人,说是死脑筋也不为过,一根筋。

“你死了无所谓,你妻子呢?女儿呢?难道要她们母女跟着你死?”

“是我杀了燕天来,自己的事一个人承担,相信燕天来的师父不会伤害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儿寡母。”汪延枪坚持己见。

“你见过他师父?”

“没有!”

“既然没见过又为何如此肯定?人与人不同,人性的差距天差地别,不是说世上是坏人,但也不可不小心。万一燕天来的师父乃是个大奸大恶之人,你的固执会害了她们娘俩。”

“听本少一句劝,赶紧离开这里,不要有所顾忌。拿上一些财物,到哪不是过日子,一家三口美美满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