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出了宫,安宁就有些担心楚皇后。

她怕田贵妃害不成太子狗急跳墙去害楚皇后。

安宁想着,她得想个办法先搞掉田贵妃的系统。

关于系统,安宁自然了解颇深的。

毕竟,她身边的安心就是被她策反改造过的,安心可是主神亲自制造出来的最高级别的系统,她连安心都能从主神的控制中剥离出来,更不要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等级并不高的宫斗系统了。

于是,这天夜间,安宁趁着大伙都睡下的时候换了夜行衣悄悄进了宫。

她之前跟太子打听过宫中的情形。

田贵妃住在哪里,有什么习惯都问过太子,也知道了宫中各殿的分布,因此,进了宫之后很快就找到了田贵妃所住的栖凤殿。

光是看这个名字,就知道田贵妃的野心有多大。

毕竟,皇帝称真龙天子,只有皇后才可以称凤,而田贵妃却要把自己住的地方改名栖凤殿,这可是很明确的昭示了她想当皇后的心思。

京中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的心思,升平帝也明白,却从来都没有训斥过她。

别人都说升平帝对田贵妃一往情深,从来没有怀疑过田贵妃。

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

要不是安宁,只怕升平帝去世之后,这世间大乱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升平帝对于田贵妃的感情之深。

安宁进了栖凤殿,用药迷倒了值夜的宫人,径自进了田贵妃的卧室。

她一进去就将所有的门窗锁紧,一步步的走到田贵妃榻前。

田贵妃脑海中,系统紧急呼唤她:“紧急情况,紧急情况,强敌出现……”

田贵妃被系统吵醒,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她床前的安宁。

她先是吓了一大跳,又想到系统,这才平静下来:“你是什么人,来本宫的栖凤宫做什么?”

安宁没有废话,直接伸手点了田贵妃身上的穴道,然后一伸手从虚空中便抓出现一个圆球状的东西。

那个圆球状的东西并不是很凝实的,看起来有些虚,它不断挣扎,吱吱的尖叫,却怎么都挣脱不出来。

“快放开本系统。”

圆球开始威胁安宁。

田贵妃一张并不太好看的脸现在已经大变了颜色,她一脸的惊惧:“你,你是什么人?”

安宁右手紧握,慢慢的收紧,系统越发的慌乱,不断的发出吱吱的尖叫声。

安心在安宁的识海中也被这一幕给吓坏了。

她没有想到安宁竟然会这样的暴力,直接就把系统拽出来干掉了。

像安宁这样一言不合就徒手捏暴系统的主子,真的是叫人惊悚啊。

安心拍着胸口一再的庆幸,幸好她很识时务,当年早早的投靠了安宁,不然现在她只怕比面前的宫斗系统还要惨呢。

安宁对着田贵妃笑了笑,一个用力,系统被她给捏暴了。

虚空中点点的能量散出来,安心赶紧趁机出来侵吞了宫斗系统这么多年费尽心思得来的那些能量,同时把宫斗系统也给吞掉了。

安宁笑着问安心:“吃饱了没有?”

安心打个饱嗝:“味道还不错。”

田贵妃失去了系统,人一下子就瘫软了。

她眼中满满都是恐惧:“是谁找你来害本宫的,你……本宫许你荣华富贵,你放过本宫如何?”

安宁没有再出手对付田贵妃,伸手解了她的穴道,然后飘然离去。

并不是安宁要留下田贵妃的性命,而是她留着田贵妃给楚皇后解恨呢。

田贵妃现在失去了系统,自然无法再控制升平帝,而回过神的升平帝只怕恨透了田贵妃。

就算是楚皇后不出手,升平帝的怒火也足够田贵妃承受的了。

既然可以让田贵妃生不如死,安宁肯定不愿意再脏了自己的手。

她带着安心回去,躺到床上的时候,安心还在问安宁:“宁宁,你怎么把系统揪出来的?你啥时候学会捏暴系统的?”

安宁笑了笑,在识海中和安心对话:“早就学会了,当年策反你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本事了,我原来还想着如果你不跟我,就直接捏暴了。”

安心吓的直抖了三抖,小心肝颤了半天:“宁宁,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的,我……”

安宁轻笑一声:“其实想把系统揪出来并不太难,我当年在现代位面和星际位面的时候都仔细的研究过的,只要切断了宿主和系统精神联系,就能够让系统感觉不到宿主的存在,这个时候,系统自然会想办法寻找新的宿主,我就是趁着这个时机把它给揪出来的。”

安心特别佩服安心,只觉得安宁真的是老谋深算,当年做任务的时候还不忘研究系统,不过穿越了几次任务世界,竟然就找到了对付系统的方法。

再想想她自己的识时务,安心更加庆幸当年的选择。

不说安宁这里如何,单说这日在紫辰殿东暖阁睡觉的升平帝。

他正熟睡间,突然间就惊醒了。

升平帝猛然间坐起来,他揉了一把脸,只觉得身上很轻松,好像是一直有什么禁锢着他的东西离开了一样。

同时,升平帝精神也渐渐的恢复,脑海中无比的清明。

过了片刻,升平帝脸色大变。

他恨的咬牙切齿:“这个贱人,贱人……”

升平帝心中对于田贵妃的爱意和怜惜以及看不到她就特别难过的那种情绪完消退了。

他恢复了一个帝王应该有的理智。

而恢复过来的升平帝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用别人告诉他,他自己就无比的清醒。

想到田贵妃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控制了他,让他对田贵妃那个老女人不离不弃,言听计从,升平帝就觉得一阵恶心。

再想到这么些年来他为了讨好田贵妃任由田贵妃祸害了多少宫妃,又由着她害死了那么多的皇子公主,升平帝更是恨的想要将田贵妃抽筋扒皮都不解恨。

他目光沉沉,满是厉色。

然后,升平帝就想到了楚皇后以及太子。

他不由的又庆幸起来,幸好楚皇后为人足够聪明果敢,而且又有能力,总算是保下了太子。

也幸好太子身体还算康健,才能够在田贵妃的不断迫害下长大。

要不然,升平帝只怕他要绝后的。

想到这些,升平帝特别感激楚皇后,同时更加恨田贵妃。

他猛拍一下龙床,朝外喊道:“来人,摆驾长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