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见到幽皇有些生气了,罗刹脸色更是青一阵白一阵,心中对赤发鬼父子的恨意攀升到了极点。

“城主大人,罗刹将册封副将当儿戏看待,这简直就是没将城主大人您放在眼中,这样的人,又怎么适合做城主大人坐下战将呢?在老夫看来,倒不如将这罗刹革职查办!”

赤发鬼在城主府内混迹多年,很懂得察言观色,看到幽皇有些对罗刹不满了,他便立刻上前开口火上浇油。

许多人目光一阵闪动,这个赤发鬼还真是卑鄙,这完就是趁人之危。见到罗刹局面不好,便往死里踩。

这种人卑鄙,又很危险,即便其他四大战将对赤发鬼的做法有些嗤之以鼻,但却没人敢主动开口反驳,这种卑鄙的小人最好不招惹才好。

听到赤发鬼的话,幽皇眼眸中闪过一道锋芒,虽然,他并没有想要听赤发鬼的意思,但经过对方这一番添油加醋之后,幽皇对于罗刹的印象也大大的下降了。

幽姬美眸闪动,想要站出来开口,但她的目光不经意间朝着演武场门口方位扫视了一眼,竟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朝着这边踏步而来。

这身影头戴黑色面具,踏步之时显示出无与伦比的自信,给人一种极为阳刚的感觉。

“他来了!”

这使得幽姬不由得突出这样一道声音,听到幽姬许多人目光一阵闪动,是谁能够让九幽九面世界第一美人如此的上心?

甚至幽姬的目光,在场许多人纷纷朝着那一方位,便也看到了那一道头戴黑色面具的身影。

古雅风格纯纯女郎极其迷人

而当赤发鬼父子见到这身影之时,刚刚还得意的神色瞬间凝固了下来。

“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没有死?”

赤炎目光闪烁着,心中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次,他派遣了十几位强者潜伏在鬼山之上,为的便是取叶峰的性命。

在他看来,那些强者每一人的修为都大大的高出了叶峰许多,组合在一起对于叶峰来说,就是一场必死之局,根本不会有活命的机会。

然而此刻,叶峰竟然出现了,出现在了城主大人的寿宴之上,更重要的是,赤炎竟然没有在叶峰身上发现任何的伤势。

这一点就更让他心中震惊了,十几位鬼王境强者对其进行围杀,能够活着走出来已经是奇迹出现了,而叶峰身上竟没有一丝凌乱,并没有伤口。

这让赤炎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是真的。

“是怎么做事的?刚才不是说此人已经死了吗?为何他还会出现在这里?”

赤发鬼一脸难看的对着赤炎传音一声,他之前一直在拿叶峰不能到场做文章。

如今,叶峰竟然平安无事的来到了演武场中,这更像是在打他赤发鬼的脸。

罗刹见到叶峰竟然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出现,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随即落在不远处的是发鬼父子二人身上,带着一抹挑衅的意味。

赤发鬼父子二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尤其是赤炎,本想着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为自己也为父亲出了气,却不成想会是如今这种局面。

“在下来迟了。”

叶峰踏步来到了罗刹的跟前,对其拱手说道。

此时,主位之上的幽都城城主幽皇的目光也落在叶峰身上,看着叶峰头戴黑色面具,幽皇目光凝固了一下,随即对着罗刹问道:“罗刹,此人是……”

“其秉城主大人,此人便是我之前跟您提过的副将死神。”

罗刹对着主位之上的幽皇拱手说道,话语中带着恭敬。

“哦,不错,果然是气度不凡。”

幽皇那锐利的目光在叶峰身上上下打量着,至尊鬼王境强者身上流露出的气息不是寻常人可比,仅仅是一道目光,编辑富穿透性,仿佛能够将叶峰看穿掉来。

“城主大人,您之寿宴普天同庆,那是九幽九面世界每一年之中最大的盛事,八方来贺,却没有一方强者敢不守时的。而这个青年,竟然在寿宴开始之后这么久才到来,在下看来,他这是明显的对城主大人不敬!”

而在幽皇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便听到不远处赤发鬼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几分挑拨意味。

许多人目光闪动,虽然他们已经听出了赤发鬼故意火上浇油的意思,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很有道理,城主大人的寿宴,即便是他们这些最顶尖宗门家族势力之人,也没有一人敢不守时到来的。

眼前这个青年的做法明显有些不妥!

“我是如何来来迟的,们父子二人应当比我更清楚,现在,竟然敢主动跳出来说话,我真没想到,城主大人座下战将内心会是如此的阴暗!”

听到赤发鬼主动开口火上浇油,叶峰眼眸中也闪过一道寒光,目光落在对方身上讽刺开口。

此话一出,场皆惊,所有人的目光部聚焦在了叶峰的身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青年说话竟如此的强势。

对方乃是城主大人座下极为古老的战将人物,久经沙场,可谓是德高望重。

但着头戴黑色面具的青年说话,竟然丝毫不顾及对方的身份。

更重要的是,这青年话中的意思竟也非常的深远,他声称自己之所以来迟,与赤发鬼父子有关系。

这就让在场诸人有些想不通了,明明是他自己来迟了,跟赤发鬼父子有关系?

“一派胡言,自己没有将城主大人放在眼中,竟然还主动跳出来反咬我一口,在下看来,这样的人不应当再让他在我城主府内继续呆下去,有损我城主府的声誉!”

听到叶峰丝毫不客气的如此说,赤发鬼的脸色瞬间变了变,一颗心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在场所有人都关注着叶峰以及赤发鬼所在的方位,脸上纷纷浮现狐疑的神色,他们都很想知道叶峰与这赤发鬼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人。

主位上的幽皇眼眸中闪烁的锋芒,他没有刻意打断叶峰以及赤发鬼两人之间的言语争锋,只是静静的看着。

幽姬美眸闪动,这里,除了叶峰以及赤发鬼父子二人之外,她可能是对这件事最为了解的人了。

“执迷不悟!”

叶峰似乎懒得理会赤发鬼,转头对着上方的幽皇拱手开口道:“城主大人,在下之前在鬼山修炼室中修炼,路遇多位强者围杀,经过我逼问,有一人说出了幕后指示,还请城主大人明鉴!”

说话间,叶峰手中光芒闪耀,出现了一个玉简,这使得赤发鬼父子脸上瞬间浮现几分慌乱之色,刚想开口说什么。

便听到上方幽皇的声音传了过来:“拿上来,待老夫过目!”

说着,便有一位城主府的下人来到叶峰身边,将玉简恭敬的递到了幽皇的手中。

只见幽皇的之间有一道法诀打出,瞬间降临在了玉简之上,使得玉简光芒一闪。

下一刻,请发出一个惊恐的声音:“是赤炎副将,赤炎副将派我等前来的,这事给我等没有关系,还请阁下饶命!”

这声音不大,但却能够让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楚,声音中夹杂着恐惧之意。

正是之前叶峰在石林之中诛杀的最后一名赤发鬼负责派遣的强者说出的。

“哗!”

听到这玉简之中的声音,场一阵哗然,所有人议论纷纷,目光纷纷看向了赤发鬼以及赤炎父子二人。

赤发鬼父子二人脸色难看无比,看向叶峰的目光中带着极致的杀机,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去将叶峰杀死。

“赤发鬼,这件事老夫需要一个交代!”

上方,幽皇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几分不容置疑。

听到幽皇的质问,赤发鬼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叶峰竟然掌握了这样的证据。

“城主大人,您不要听这小子的一面之词,这种玉简很容易伪造,天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这东西诬陷我的。”

赤发鬼灵机一动,竟然一口咬定遇见是叶峰伪造的。

许多人陷入深思之中,不过,他们也都认为赤发鬼说的有道理,没有亲眼所见,谁能保证叶峰没有伪造玉简,陷害赤发鬼父子二人呢。

主位上的幽皇眉头微微一挑,他与赤发鬼接触了无尽岁月,对于对方的脾气秉性自然极为的了解。

叶峰是否诬陷赤发鬼幽皇也明白,只不过,赤发鬼跟他争战八方,属于他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即便赤发鬼真的派遣强者试图暗害叶峰,他内心之中也不想真的处置对方。

正好此刻叶峰的证据也并不充足,便听到幽皇对着叶峰问道:“也听到了,这种东西并不能作为真正的证据,老夫也无法给做主了。”

叶峰心中冷笑,他也能够猜出幽皇的想法,赤发鬼身份地位比他高,幽皇自然更加倾向于对方。

“城主大人,此子不仅污蔑我父子二人,还一直戴着个黑色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猜,他潜入我城主府另有目的,因此,我强烈要求城主大人下令将此人的黑色面具摘下,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见到幽皇果然站在了他肚子二人一边,赤发鬼一脸得意的说道,他知道,叶峰戴着黑色面具定然是不想让人认出他,那么,他偏偏要让叶峰不能如愿。

叶峰眼眸中闪过一道锋芒,这次发鬼果然是个老狐狸,聪明的很。

“赤发鬼说的似乎没错,为何戴着黑色面具?难道正如他所说的那般,到我城主府内是另有其他目的吗?”

幽皇的眼眸锋利,极具穿透性,看向叶峰质问道,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电子书,请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