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趟出海便满载而归,自然要好好吃喝一顿。在渔鲜楼请客,办了一桌庆功宴。吃好喝好后,庄海洋也让陈重帮忙,叫来几辆出租车负责把老船员送回家。

至于庄海洋跟一众战友,同样打了两辆出租车,来到位于海边的别墅区。看到这幢依山傍海的别墅,一众战友也是羡慕的不行,觉得这房子比老屋豪华多了。

唯有庄海洋笑着道:“这房子,偶尔住住还行,真要天天住在这,其实也无聊。虽说别墅跟我家老屋一样,都是面朝大海的房子。可这里的海,没什么风景可看啊!”

老屋除了造型有些古朴外,还真有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味道。相比之下,眼前这幢别墅虽然也当的起海景别墅的称呼,却多少显得有些名不符实。

听到这话的战友,也直接吐槽道:“你这家伙,有这样的别墅还不满意啊?”

“唉,为什么我说实话,总是没人信呢?这别墅,其实是我一个长辈送的,我每年过来住的时间也不多。春节在这住了一段时间,总觉得没岛上方便。

不用我说,相信你们都知道春节那段时间,到处都鞭炮烟花乱窜。到了早上,你就是想睡个懒觉,都有可能被爆竹声炸醒。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都要买。

如果在南山岛,吃的喝的都不愁,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至少在我看来,真要用来住人的话,还是老家那边好。别的不说,这活动范围也大上许多啊!”

这样一番解释过后,众战友也不再多说什么。领着众人进屋,庄海洋把尚无睡意的小丫头,直接领到为外甥女准备的婴儿房。看到那些玩具,小丫头也双眼睁大。

巴巴的跑过去,一脸兴奋道:“哇,娃娃!”

抱着一个毛绒娃娃,笑的那叫一个开心。而庄海洋也笑着道:“这年头,小女孩对这毛绒玩具,还真是没有抵抗力。这丫头才这般大,也知道爱漂亮啊!”

“是啊!这年头,小孩都鬼精鬼精的!”

电台美女沛沛

把房间让给小丫头玩耍,庄海洋找来储存的茶叶,开始在二楼客厅招呼众人饮茶。看过别墅的装修,不少战友都知道,这样一幢别墅至少价值几百万。

喝着茶聊着天,看到林欣出来,庄海洋也适时问道:“嫂子,我朋友那笔钱,应该到帐了吧?你算一下,这一趟出海,我们收入多少?”

“先前帐户还有十万多点,现在帐户总收入有一百六十多万。扣除原有的资金,这次出海的总收入,应该是一百四十九万八千多点。我手机上,有清单!”

把绑定了银行短信的手机递给庄海洋,看了看明细的庄海洋又道:“嫂子,那就按一百五十万的收入来计算分成。二成的提成,十人份,每人能分三万。

另外厨师周红杰,也给他打一万的奖金。你跟吴芳嫂子留守看守也辛苦,每人拿五千的奖金。别拒绝,你们应该知道,其实我赚的更多,不是吗?”

分掉三十多万,庄海洋此行出海进帐百万。这赚钱速度,确实堪称惊人。偏偏在坐的战友都觉得,这钱是庄海洋应该赚的。一次赚三万,众战友也心满意足。

甚至于吴志鹏等人也笑着道:“看这架式,跟着你干一年,回家也能买房了!”

“买房也确实应该!不过,你们三个,有时间的话,还是赶紧把个人问题解决掉。不出意外的话,公司规模会越来越大。接待游客,只是副业,主业还是出海。”

面对庄海洋说出的话,吴志鹏等人也很无奈道:“找老婆,那有这么容易啊!”

“要是你们不介意相亲,下次我让我姐帮你们介绍对象如何?她在银行上班,还是有不少未婚的女孩。你们要真愿意跟我干,找个当地的女孩也不错。”

“相亲,还是算了吧!以前不是不找,而是不敢找。要是每个月都有现在这样的收入,在我们老家相信也不愁找不到对象。结婚这种事,还是看缘分吧!”

三个尚且单身的战友,似乎都比较抗拒相亲。对此,庄海洋也没勉强。如果他们所说,谈恋爱跟结婚是两个概念。而他们的年纪,也希望找个踏实点的女孩。

看到时间不早,庄海洋随即道:“那咱们今天就聊到这,有什么话等回岛上再说。明天你们要没什么事,那就到镇上转转。等回家时,我再给你们打电话!”

“好!那我们就先回房休息了!”

回到先前分配的客房,众人也开始洗漱休息。唯有待在婴儿房的小丫头,似乎对婴儿床显得依依不舍。以至最后,庄海洋给她一个大娃娃,才将其哄住。

跟自家外甥女习惯独自睡觉不同,眼前这个小丫头还太小,只能陪着父母一起休息。确实有些困了的小丫头,最后还是抱着一个毛绒大娃娃回屋休息。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对出海几日的王言明跟朱军红而言,前者看着已经熟睡的女儿,便悄悄挪了个位置。做为妻子,林欣也知道老公换位置想做什么。

娇嗔道:“动作轻点,萌萌刚睡着,别把她吵醒了!”

“嘿嘿!知道!”

老夫老妻,剩下的事自然不用多说什么。反观楼下的新婚夫妇,早已经战况激烈。选择住在楼下,也是怕被人听了墙去,加上楼上的客房也不多。

那怕没特意去倾听,可如今五感灵敏的庄海洋,听着嘤嘤怪在耳边作怪,也只能把耳机找出来戴上。心里也暗骂道:“军子这家伙,还真是急不可待啊!”

只是想到明天女友归来,他也终于能吃上荤,庄海洋其实也很期待的!

并不知道,别墅还有一个耳朵灵敏的人。**散尽,窝在朱军红怀里的吴芳,也是一脸满足道:“老公,辛苦了!”

“嗯!要喂饱你个小妖精,确实蛮辛苦!”

此话一出,吴欣也有些脸红的掐了朱军红一下,嗔骂道:“我是说你工作辛苦!你想什么呢?你要觉得累,那干嘛还要这么急呢?哼!”

“嘿嘿,小别胜新婚吧!出来时,咱爸妈也说了,让咱们努把力,争取今年给她们抱上孙子呢!所以,咱们还要努力才行啊!”

“要是生个女儿呢?”

“女儿也好!反正咱还年青,下回继续努力,争取凑齐一个好字!”

扯了一些夫妻间的闲话,吴芳也很期待的道:“老公,等过年,咱们回家买套房子吧?”

“买!按咱们现在的收入,相信一年赚套房子钱不难。咱也去县城买,等往后有了孩子,也正好读书什么的。让那些人看看,咱们也能过上好日子。”

“嗯!我也会努力的!往后你出海,也要注意身体,别太拼了!”

“放心,其实船上的工作,没你想象中那样累。除了有点无聊外,每天工作时间并不长。我现在终于相信班长说的,小庄这家伙请我们来,是带我们发财啊!”

听着朱军红说出的话,吴芳也很好奇道:“为什么这么说?”

“具体的,也说不上来。可我知道,这年头出海两三天,就能打到价值百万海鲜的人真不多。别人都觉得运气,可我觉得这跟小庄有很大关系。

这小子是个真有本事的人,往后我们也要好好替他干活。虽然他赚的比我们多,可那都是他应得的。相比之下,我们能干的活,他其实请别人也一样能干。”

“嗯!听你的,等那些鸡开始下蛋,我每个月也能赚不少呢!”

“没错!咱们一起努力,争取今天就赚够去县城买幢大房子的钱。要是你喜欢有院子的房子,那咱们就去看别墅。大不了,多辛苦两年,我也让你住上别墅。”

“老公,你真好!”

在别人看来,吴芳嫁给朱军红好像有点亏了。原本有比朱军红条件好的男人去吴家提亲,可吴芳最终还是认准了朱军红。现在看来,吴芳也觉得自己选对了老公。

正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对女人而言,嫁对老公确实很重要啊!

跟朱军红两口子一样的王言明夫妇,也在讨论着此番出海的收获。可更多的,还是对未来的憧憬。在夫妇俩看来,也许今年他们就能还清欠债。

无债一身轻,剩下赚的都能存起来。多干几年,等女儿大了开始上学,说不定他们也能过上令人羡慕的生活。相比刚来时,夫妻俩现在真的压力顿减。

望着还在熟睡的女儿,王言明甚至很感慨的道:“小欣,等萌萌再大点,咱们再要个孩子吧!这样的话,丫头将来也有个伴!”

“嗯!”

原本因为生下女儿,心有愧疚的林欣,并未考虑过生二胎。现在有了这样的收入,两口子都觉得,还完债存点钱,再生一胎也养的起。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王言明也越发相信,未来凭借这份工作,他能赚到的钱只会越来越多。即便林欣的收入,相信也会令很多人羡慕。

最重要的,夫妇俩根本不用分开,既能工作又能照顾到家。这样的工作,如果不珍惜,那将来失去,他们肯定会后悔,也会觉得对不起庄海洋的一番好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