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她起身,既没整理妆容,也没洗漱换上一套便装就下楼去了。

她下楼的时候,简老爷子和简母都没有再楼下,倒是老管家在,看她这样像是要出门后的样子,都有些惊讶,“二小姐,您这是要出门?”

“嗯。”

“去哪里?要是老先生和夫人问起来——”

“我去找沈慎之,一会就回来了,叫他们不要担心。”

“您要去找姑爷?可是——”

他还没说完,简芷颜已经出门去了。

“小姐,外面下着雨呢,您怎么也不带伞?”

昨天天气还好好的,今天忽然就下起雨来了,今天天气也特别冷,要是淋了雨,肯定得感冒了。

简芷颜淡淡的说:“没关系。”

说完,就跑进了雨中,走了。

简芷颜半个多月来很乖,也没闹着说要出门,她现在忽然说要出门,老管家倒也不忍心说她。就是简芷颜眼底的淡漠表情让他莫名的有点担心,他不放心的上楼去找简老爷子去了。

清纯养眼美女清新阳光露齿甜笑户外摄影图片

简老爷子也早早的就起床了,正在书房里看书呢,老管家敲门进去,说:“老先生,二小姐刚才出门了。”

“出门?“简老爷子觉得不对劲,”“小颜怎么会出门?去了哪里?”

“她说是去找姑爷。”

简老爷子心底莫名一慌,快速的起身:“快,叫人备车,跟上小颜。”

“是。”

简老爷子下楼时简母也知道了,跟着简老爷子上了车,而这个时候,简老爷子也给家芷颜打了个电话过去,简芷颜接了起来,“爷爷。”

“小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忽然想要去找沈慎之?”

“默晚家出事了。”

“怎么会出事?我们不是已经派人盯着的吗?”

简芷颜轻声说:“可是,默晚家就是出事了。”

“所以你就要直接去找沈慎之去谈?”

“嗯。”

“不行!你要是真的去了,就是中了他的计了,那我们这一本月的努力也白费了。”

简芷颜语气平静的不可思议:“爷爷,没用的,不管怎么做,都会走到这一步的。”

“小颜……”

“先挂了。”简芷颜说完,像是要挂电话的,可她沉默了下,忽然带着一点情绪说:“爷爷,对不起。”

“说什么呢,要说对不起也是爷爷对不起你——”

简芷颜却打断了他的话,“爷爷也帮我跟我妈还有爸爸说一声对不起吧。”

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简芷颜语气带着哽咽。

简老爷子愣了愣,因为简芷颜的语气,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立刻给简芷颜拨了个电话过去。

简母也是焦急:“爸,发生什么事了?小颜怎么说?”

简老爷子几乎是抖着手打电话的了,可是,简芷颜看到他的来电,没有接,而是擦了擦眼泪,给沈慎之拨了个电话过去。

今天下雨,沈慎之是在家里健身房做运动的。

他刚从健身房出来,就接到了简芷颜的电话。

不过,对于简芷颜的来电他脸上没有丝毫奇怪。

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接起了电话:“芷芷?这么早?”

“在老宅那边往东面走,有一个水库,水库那里有一条桥,你知道哪里吗?”

他眼眸一凛:“什么意思?”

“我们去那里谈谈。”

沈慎之骤然站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不来其实也没关系,就在电话里谈也没关系。”

沈慎之在简芷颜电话那边听到了嘟嘟声,是车辆发出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

他霍然起身,衣服也不换了,外套都没拿就捏着手机往外面跑!

“去水库的路上。”

“水库?哪里的水库?你去那里干什么?”

简芷颜不答反问:“今天气温多少摄氏度?”

沈慎之看了下手机,1~6摄氏度。

可他没有跟简芷颜说,只是问:“你想说什么?”

“你没去过那个水库吧,你知道怎么走吗?要我把地址发给你吗?”

“不用!你要谈什么回家里来谈,在其他地方谈的,一概不作数。”

“那就算了。”简芷颜语气很淡,“你来不来都没关系,我不会去找你的。”

“你想干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在电话里谈一谈吧。”

“地址。”

简芷颜一顿,“其实你来不来都没关系了,在电话里谈就好了。”

“你不说地址,免谈!”

“我这就发地址给你,你到了之后,我们再谈。”

沈慎之不及多说,简芷颜已经挂了电话,而她也随即给沈慎之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沈慎之看到信息,立即驾车前去,段子臻见他就穿着一套运动服就往外面跑了,慌乱失措的样子段子臻很少见,正想问沈慎之发生什么事,沈慎之已经无视了他,驾车离开了。

段子臻立即觉得不得了,也回去房间拿了车钥匙和手机出门了,然后,也给沈慎之打电话,想问他去哪里,儿沈慎之的电话一直占线中,因为他正在给简芷颜打电话,而简芷颜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桥的这边了。

这边两面环山,中间是水库河流横在两面山中间,一座大桥横亘中间,将两人之间连接起来。

因为地方太过接近郊区,又是水库管辖区域,比较偏僻,没什么车和人来往。

今天天气又冷,又刚好下了雨,这个时候也还早,她到了这边来这么久,还没见过有一辆车子经过。

她刚停了车,沈慎之又来电话了,没接。

外面雨下得不大,简芷颜下了车,站在桥上,爬过了围栏,站在不及容身处宽阔的边上站着往下看。

即使到了冬天,水库里的水依旧深不见底,只需一眼,即使是善游泳的人看到也会手脚打颤。

要是从这里跳下去,怕是连尸体都难找到。

简芷颜在桥上站了一会,浑身已经湿透了,她没穿多少衣服,冰冷的雨水冲刷着皮肤,冻得她脸色青紫刷白。

可她好像已经没有知觉了,愣愣的站在那里没动。

她没拿手机,手机就在车子里放着,电话一直在响着,没有停过。

简老爷子,简镇业,简母,沈慎之,龚无锡,周政衍他们连翻打了电话过来,可她都不在乎了。

打不通她电话,简老爷子在问了周政衍要了沈慎之住址以后,就坐车前往沈慎之住宅那边。

可还没走多久,心里的忐忑不宁就像是锣鼓一样越敲越响,害怕又心急不已,想了下,给沈慎之拨了个电话过去。

沈慎之正在驾车前往水库那边,见到简老爷子的电话,接了。毕竟,简老爷子已经很久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要是没什么急事,他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